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

2018年10月11日 06:25:57 来源:成都商报
记者 汤小均 编辑:许成嵩

  10日下午2时许,广元旺苍县92岁的谭永珍老人睡醒午觉,她64岁的二儿子吴国元便背着她下楼,四女儿吴国秀则推着轮椅跟在后面,他们小心翼翼下完84步楼梯后,兄妹二人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母亲开始散步……这一幕,从三月底老人出现偏瘫到4月10日出院回家后,每天都在上演。

  “当你老了,我就是你的腿!”老人共有8个儿女,已经五世同堂,她的儿女们想法很简单,母亲年轻时受苦了,现在老了,不能动了,儿女们就是妈妈的腿!

  母亲偏瘫

  64岁儿子每天背其下楼晒太阳

  10月10日,吴国元已经整整背了老母亲半年时间。而他自己,则放弃了在绵阳和儿孙团聚的日子。

  时间回到半年前,那时吴国元还在绵阳儿子的家中生活。3月27日,他接到了四妹吴国秀的电话,老母亲生病了。后经医院诊断,谭永珍老人因患脑梗导致身体左边出现偏瘫,行走成了难题。母亲生病出院后,因为无法行走,家中就必须要增加人手才能昼夜照顾。在跟家人商议后,排行老四的二儿子吴国元主动接下了任务:每天背母亲下楼散步。

  4月10日,谭永珍老人出院。从那以后,吴国元住在了排行老七的四妹吴国秀家中。刚开始,天气渐渐转入夏天,每天晚上5时-6时,谭永珍老人吃完晚饭后,吴国元就从4楼家中背母亲下楼,四妹吴国秀就推着轮椅,提前下楼等着,当母亲下楼后,兄妹二人就推着轮椅,带母亲散步。

  “妈妈,今天下午到滨河路晒太阳好不好?”10日下午2时20分许,谭永珍老人睡醒了午觉,兄妹二人为其穿戴好,征得母亲同意后,吴国元慢慢背起母亲,一步一步下楼去,吴国秀则推着轮椅,跟在后面,下楼后再一起扶着母亲坐上轮椅,推到家外边的滨河路上晒太阳。

  84步楼梯

  背老母亲上下楼是技术活

  吴国秀住在旺苍县东河镇第二幼儿园家属区,这是一个老旧小区,吴国秀住在4楼。10日下午,成都商报记者来到吴国秀的家中,从4楼到1楼,一共有84步楼梯。

  吴国元先是搀扶着老母亲,从卧室走到客厅。吴国秀蹲下身子,整理了母亲的两只棉鞋。整理完鞋子,吴国秀站起扶住母亲,吴国元又蹲了下来,吴国秀慢慢将母亲扶在吴国元的背上,再将母亲的左手搭在吴国元的脖子处,老人也习惯性地用能动的右手抓住了左手。随后,吴国元慢慢背起母亲起身,他双手使劲搂住母亲的屁股,不让母亲的头部滑过肩膀,以免母亲难受。

  走出家门,来到楼梯处,虽然吴国元对这个楼梯再熟悉不过,但他每一步都踩得踏踏实实,然后再下第二步。从4楼到1楼,吴国元用了三分多钟。

  在吴国秀的家中,还有一根蓝色背带,这是吴国元刚开始背母亲时用的。那时,谭永珍老人刚刚出现偏瘫,坐立都比较困难,吴国元将其背在身上。“哥哥背了几天后,我们就想出一个办法,找一个以前妈妈背我们时那样的背带,于是我们就自己制作了一根背带,哥哥背时就用背带,妈妈就不会侧滑了。”吴国秀笑着说。

  而对于吴国元来说,背老母亲上下楼也是一个技术活。之前,有女婿、孙子等背过,但老人就是容易往下滑,吴国元也是一样,但背了一段时间后,吴国元总结了一个经验:背要微微弓起,但不能太弯腰,那样两人都容易往前摔倒,而且双手要十指相扣,使劲搂住屁股,不能让母亲的头部滑过肩膀,不然母亲会比较难受。

  五世同堂

  老人每天抽烟5支,偶尔还会喝喝酒

  当天下午,晒了一会儿太阳后,吴国元从衣服包中摸出一支烟,递到谭永珍老人右手上,又拿出打火机,给老人点上烟。当出现烟灰时,吴国元又拿着老人的手,帮助其抖掉烟灰。当老人抽了一半时,吴国元掐灭了烟头,把剩下的一半又装进了口袋。

  “以前妈妈都是抽农村自己种的叶子烟,那时家里穷,也没有钱买纸烟,现在条件稍微好些了,妈妈年纪也大了,就给她买的纸烟,每次哥哥都会带在身上,但哥哥不抽烟。”吴国秀介绍,以前,老母亲烟瘾还比较大,纸烟每天可以抽一包,后来年纪慢慢变老,医生建议不要抽烟,“但在我们看来,妈妈抽了一辈子的烟,突然给她戒掉,她心中肯定不好受,我们就稍微控制了她的烟量,每天抽5、6支,每次每支烟抽一半。”

  吴国秀介绍,92岁的老母亲共有8个儿女,最大的儿子今年74岁,最小的女儿今年50岁,现在已经五世同堂了。每天下午散步时,在旺苍县的儿女一有空,也会过来会合,陪母亲说说话。在外地的后辈们,一有空也会回来看望老人。

  据了解,谭永珍老人8个儿女中,排行老七的四女儿当年考上了幼师,一直在旺苍县的幼儿园教书。1989年,谭永珍老人的老公去世,她就被接到了条件相对好一些的吴国秀家中,一直生活至今。

  “妈妈除了身体出现偏瘫,以及耳朵有些不灵光外,其他方面都还好,偶尔还会喝喝酒。”吴国秀说。

  儿女心声

  妈妈,当你老了,我就是你的腿!

  谭永珍老人的老家在距离旺苍县城几十公里外的木门镇青龙村五社,每次吴国秀回娘家,她都会带上老母亲。

  “当年爸爸在世时,因为体力不好,也没有什么手艺,家里家外基本全靠母亲一人操劳。白天要出门参加集体劳动,中午还要回家做饭、砍柴、喂猪,每天睡觉最多4个小时。”吴国秀说着,眼中含着泪水,“最让我们敬佩的,是妈妈为了供我们读书,千方百计想法凑钱 。”

  那时,谭永珍老人把麻搓成绳,然后请人纺好后,做成罩子卖;把谷草搓成捆烟叶的绳子;磨豆腐、做灰菜……而且,谭永珍老人到哪里干活,就会把小的儿女背到哪里,然后把蓑衣铺在地上,还会带上仅有的一点吃的,让儿女们坐在蓑衣上玩耍。现在,每当兄妹们说起这些往事时,个个都依然会热泪盈眶。

  “现在妈妈老了,走不动了,我们就是她的腿。我们走到哪里,就把她带到哪里。”吴国元说。这是谭永珍老人儿女们共同的心声,他们更希望已经五世同堂的母亲能开心长寿。

  成都商报记者 汤小均 摄影报道

精彩图集